3月25日-Civil War with Benjamin

士师记

第一部分:与便雅悯人的内战-Civil War with Benjamin
士师记19-21章

第二部分:士师记之总结-Period of Judges Summarized
士师记21章25节:那时以色列中没有王,各人任意而行。

与便雅悯人的内战-Civil War with Benjamin

Religious apostasy is somewhat understandable in an age of idolatry and pagan practices, so it is not surprising to see the Israelites repeatedly lapse into spiritual unfaithfulness. What is surprising, however, is the extent to which immorality has grown, particularly among the Benjamites. A grim example is seen when certain lewd men demand that a hospitable old man turn over a visiting Levite so that they can have homosexual relations with him. In a response reminiscent of Lot and the two angels—and yet even more repugnant—the Levite instead sends out his concubine to be sexually abused. When the Levite discovers his concubine dead the next morning, he suddenly feels resentment and sends a part of his concubine’s body to each tribe. At this, Israel also becomes incensed and, after several defeats, almost annihilates the tribe of Benjamin.

Thus, once again, sin leads to broken relationships and civil strife. Yet there is a remnant of goodness remaining, and it manifests itself in the concern which Israel feels when it realizes that part of their national family has almost been destroyed. A valuable lesson in family forgiveness, and acceptance despite sin, is seen in the lengths to which Israel goes to restore the wayward tribe of Benjamin.

# 士师记(JDG)
## 利未人至伯利恒迎其妾
[19:1] 当以色列中没有王的时候,有住以法莲山地那边的一个利未人,娶了一个犹大伯利恒的女子为妾。
[19:2] 妾行淫离开丈夫。回犹大伯利恒,到了父家,在那里住了四个月;
[19:3] 她丈夫起来,带着一个仆人、两匹驴去见她,用好话劝她回来。女子就引丈夫进入父家。她父见了那人,便欢欢喜喜的迎接。
[19:4] 那人的岳父,就是女子的父亲,将那人留下住了三天;于是二人一同吃喝、住宿。
[19:5] 到第四天,利未人清早起来要走;女子的父亲对女婿说:「请你吃点饭,加添心力;然后可以行路。」
[19:6] 于是二人坐下一同吃喝。女子的父亲对那人说:「请你再住一夜,畅快你的心。」
[19:7] 那人起来要走,他岳父强留他,他又住了一宿。
[19:8] 到第五天,他清早起来要走。女子的父亲说:「请你吃点饭,加添心力,等到日头偏西再走。」于是二人一同吃饭。
[19:9] 那人同他的妾和仆人起来要走,他岳父,就是女子的父亲,对他说:「看哪!日头偏西了。请你再住一夜;天快晚了。可以在这里住宿,畅快你的心。明天早早起行回家去。」
[19:10] 那人不愿再住一夜,就备上那两匹驴,带着妾起身走了;来到耶布斯的对面。耶布斯就是耶路撒冷。
[19:11] 临近耶布斯的时候,日头快要落了;仆人对主人说:「我们不如进这耶布斯人的城里住宿。」
[19:12] 主人回答说:「我们不可进不是以色列人住的外邦城,不如过到基比亚去。」
[19:13] 又对仆人说:「我们可以到一个地方,或住在基比亚,或住在拉玛。」
[19:14] 他们就往前走。将到便雅悯的基比亚,日头已经落了。
[19:15] 他们进入基比亚,要在那里住宿。就坐在城里的街上,因为无人接他们进家住宿。
[19:16] 晚上有一个老年人,从田间作工回来,他原是以法莲山地的人,住在基比亚,那地方的人却是便雅悯人。
[19:17] 老年人举目看见客人坐在城里的街上,就问他说:「你从那里来?要往那里去?」
[19:18] 他回答说:「我们从犹大伯利恒来,要往以法莲山地那边去;我原是那里的人,到过犹大伯利恒,现在我往耶和华的殿去,在这里无人接我进他的家。
[19:19] 其实我有粮草可以餵驴,我与我的妾并我的仆人,有饼有酒,并不缺少什么。」
[19:20] 老年人说:「愿你平安。你所需用的我都给你,只是不可在街上过夜。」
[19:21] 于是领他们到家里,餵上驴,他们就洗脚吃喝。
## 基比亚匪类之恶行
[19:22] 他们心里正欢畅的时候,城中的匪徒围住房子;连连叩门,对房主老人说:「你把那进你家的人带出来,我们要与他交合。」
[19:23] 那房主出来对他们说:「弟兄们哪,不要这样作恶。这人既然进了我的家,你们就不要行这丑事。
[19:24] 我有个女儿,还是处女,并有这人的妾,我将他们领出来任凭你们玷辱他们;只是向这人不可行这样的丑事。」
[19:25] 那些人却不听从他的话。那人就把他的妾拉出去交给他们,他们便与她交合,终夜凌辱她,直到天色快亮才放她去。
[19:26] 天快亮的时候,妇人回到他主人住宿的房门前,就仆倒在地,直到天亮。
[19:27] 早晨,他的主人起来开了房门,出去要行路,不料那妇人仆倒在房门前,两手搭在门槛上。
[19:28] 就对妇人说:「起来,我们走吧!」妇人却不回答。那人便将他驮在驴上,起身回本处去了。
[19:29] 到了家里,用刀将妾的尸身切成十二块,使人拿着传送以色列的四境。
[19:30] 凡看见的人都说:「从以色列人出埃及地,直到今日,这样的事没有行过,也没有见过。现在应当思想,大家商议当怎样办理。」
# 士师记(JDG)
## 民众集议攻讨基比亚
[20:1] 于是以色列从但到别是巴,以及住基列地的众人都出来如同一人,聚集在米斯巴耶和华面前。
[20:2] 以色列民的首领,就是各支派的军长,都站在神百姓的会中;拿刀的步兵共有四十万。
[20:3] 以色列人上到米斯巴,便雅悯人都听见了。以色列人说:「请你将这件恶事的情由对我们说明。」
[20:4] 那利未人,就是被害之妇人的丈夫,回答说:「我和我的妾到了便雅悯的基比亚住宿。」
[20:5] 基比亚人夜间起来,围了我住的房子,想要杀我,又将我的妾强奸致死。
[20:6] 我就把我妾的尸身切成块子,使人拿着传送以色列得为业的全地;因为基比亚人在以色列中行了兇淫丑恶的事。
[20:7] 你们以色列人都当筹划商议。」
[20:8] 众民都起来如同一人,说:「我们连一人都不回自己帐棚、自己房屋去。
[20:9] 我们向基比亚人必这样行,照所掣的籤去攻击他们。
[20:10] 我们要在以色列各支派中,一百人挑取十人,一千人挑取百人,一万人挑取千人为民运粮。等大众到了便雅悯的基比亚,就照基比亚人在以色列中所行的丑事征伐他们。」
[20:11] 于是以色列众人彼此连合如同一人,聚集攻击那城。
[20:12] 以色列众支派打发人去,问便雅悯支派的各家说:「你们中间怎么作了这样的恶事呢?」
[20:13] 现在你们要将基比亚的那些匪徒交出来,我们好治死他们,从以色列中除掉这恶。」便雅悯人却不肯听从他们弟兄以色列人的话。
[20:14] 便雅悯人从他们的各城里出来,聚集到了基比亚,要与以色列人打仗。
[20:15] 那时便雅悯人从各城里点出拿刀的,共有二万六千;另外还有基比亚人点出七百精兵。
[20:16] 在众军之中有拣选的七百精兵,都是左手便利的,能用机弦甩石打人,毫发不差。
## 以色列人求问耶和华
[20:17] 便雅悯人之外,点出以色列人拿刀的,共有四十万,都是战士。
[20:18] 以色列人就起来,到伯特利去求问神说:「我们中间谁当首先上去与便雅悯人争战呢?」耶和华说:「犹大当先上去。」
[20:19] 以色列人早晨起来,对着基比亚安营。
[20:20] 以色列人出来,要与便雅悯人打仗,就在基比亚前摆阵。
[20:21] 便雅悯人就从基比亚出来,当日杀死以色列人二万二千。
[20:22] 以色列人彼此奋勇,仍在头一日摆阵的地方又摆阵。
[20:23] 未摆阵之先,以色列人上去,在耶和华面前哭号直到晚上,求问耶和华说,「我们再去与我们弟兄便雅悯人打仗,可以不可以?」耶和华说:「可以上去攻击他们。」
[20:24] 第二日,以色列人就上前攻击便雅悯人。
[20:25] 便雅悯人也在这日从基比亚出来,与以色列人接战,又杀死他们一万八千,都是拿刀的。
[20:26] 以色列众人就上到伯特利,坐在耶和华面前哭号,当日禁食直到晚上,又在耶和华面前献燔祭和平安祭。
[20:27] 那时神的约柜在那里。亚伦的孙子、以利亚撒的儿子非尼哈侍立在约柜前。以色列人问耶和华说:「我们当再出去与我们弟兄便雅悯人打仗呢?还是罢兵呢?」耶和华说:「你们当上去,因为明日我必将他们交在你们手中。」
[20:28] *
## 便雅悯人败
[20:29] 以色列人在基比亚的四围设下伏兵。
[20:30] 第三日,以色列人又上去攻击便雅悯人,在基比亚前摆阵,与前两次一样。
[20:31] 便雅悯人也出来迎敌,就被引诱离城。在田间两条路上,一通伯特利,一通基比亚,像前两次,动手杀死以色列人约有三十个。
[20:32] 便雅悯人说:「他们仍旧败在我们面前。」但以色列人说:「我们不如逃跑引诱他们离开城到路上来。」
[20:33] 以色列众人都起来,在巴力他玛摆阵,以色列的伏兵从马利迦巴埋伏的地方冲上前去。
[20:34] 有以色列人中的一万精兵,来到基比亚前接战,势派甚是兇猛,便雅悯人却不知道灾祸临近了。
[20:35] 耶和华使以色列人杀败便雅悯人;那日以色列人杀死便雅悯人二万五千一百,都是拿刀的。
[20:36] 于是便雅悯人知道自己败了。先是以色列人,因为靠着在基比亚前所设的伏兵,就在便雅悯人面前诈败。
[20:37] 伏兵急忙闯进基比亚,用刀杀死全城的人。
[20:38] 以色列人预先同伏兵约定在城内放火,以烟气上腾为号。
[20:39] 以色列人临退阵的时候,便雅悯人动手杀死以色列人,约有三十个,就说:「他们仍像前次被我们杀败了。」
[20:40] 当烟气如柱从城中上腾的时候,便雅悯人回头观看,见全城的烟气冲天。
[20:41] 以色列人又转身回来,便雅悯人就甚惊惶,因为看见灾祸临到自己了。
[20:42] 他们在以色列人面前转身往旷野逃跑,以色列人在后面追杀。那从各城里出来的,也都夹攻杀灭他们。
[20:43] 以色列人围绕便雅悯人,追赶他们,在他们歇脚之处,对着日出之地的基比亚践踏他们。
[20:44] 便雅悯人死了的,有一万八千,都是勇士。
[20:45] 其余的人转身向旷野逃跑,往临门磐去。以色列人在道路上杀了他们五千人,如拾取遗穗一样,追到基顿又杀了他们二千人。
[20:46] 那日便雅悯死了的,共有二万五千人,都是拿刀的勇士。
[20:47] 只剩下六百人,转身向旷野逃跑,到了临门磐,就在那里住了四个月。
[20:48] 以色列人又转到便雅悯地,将各城的人和牲畜,并一切所遇见的,都用刀杀尽,又放火烧了一切城邑。
# 士师记(JDG)
[21:1] 以色列人在米斯巴曾起誓说:「我们都不将女儿给便雅悯人为妻。」
[21:2] 以色列人来到伯特利,坐在神面前直到晚上,放声痛哭;
[21:3] 说:「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啊!为何以色列中有这样缺了一支派的事呢?」
[21:4] 次日清早,百姓起来,在那里筑了一座坛,献燔祭和平安祭。
[21:5] 以色列人彼此问说:「以色列各支派中,谁没有同会众上到耶和华面前来呢?」先是以色列人起过大誓说,凡不上米斯巴到耶和华面前来的,必将他治死。」
[21:6] 以色列人为他们的弟兄便雅悯后悔;说:「如今以色列中绝了一个支派了。
[21:7] 我们既在耶和华面前起誓说:『必不将我们的女儿给便雅悯人为妻。』现在我们当怎样办理,使他们剩下的人有妻呢?」
## 为便雅悯人娶女为妻
[21:8] 又彼此问说:「以色列支派中谁没有上米斯巴到耶和华面前来呢?」他们就查出基列雅比没有一人进营到会众那里。
[21:9] 因为百姓被数的时候,没有一个基列雅比人在那里。
[21:10] 会众就打发一万二千大勇士,吩咐他们说:「你们去用刀将基列雅比人连妇女带孩子都击杀了。
[21:11] 所当行的就是这样:要将一切男子和已嫁的女子尽行杀戮。」
[21:12] 他们在基列雅比人中,遇见了四百个未嫁的处女,就带到迦南地的示罗营里。
[21:13] 全会众打发人到临门磐的便雅悯人那里,向他们说和睦的话。
[21:14] 当时便雅悯人回来了,以色列人就把所存活基列雅比的女子给他们为妻,还是不够。
[21:15] 百姓为便雅悯人后悔,因为耶和华使以色列人缺了一个支派。
[21:16] 会中的长老说:「便雅悯中的女子既然除灭了,我们当怎样办理,使那余剩的人有妻呢?」
[21:17] 又说:「便雅悯逃脱的人当有地业,免得以色列中涂抹了一个支派。
[21:18] 只是我们不能将自己的女儿给他们为妻;因为以色列人曾起誓说:『有将女儿给便雅悯人为妻的,必受咒诅。』」
[21:19] 他们又说:「在利波拿以南,伯特利以北,在示剑大路以东的示罗,年年有耶和华的节期。」
[21:20] 就吩咐便雅悯人说:「你们去,在葡萄园中埋伏;
[21:21] 若看见示罗的女子出来跳舞,就从葡萄园出来,在示罗的女子中各抢一个为妻,回便雅悯地去。
[21:22] 他们的父亲或是弟兄若来与我们争竞,我们就说:『求你们看我们的情面,施恩给这些人;因我们在争战的时候没有给他们留下女子为妻。这也不是你们将女子给他们的,若是你们给的,就算有罪。』」
[21:23] 于是便雅悯人照样而行,按着他们的数目从跳舞的女子中抢去为妻;就回自己的地业去,又重修城邑居住。
[21:24] 当时以色列人离开那里,各归本支派、本宗族、本地业去了。

士师记之总结-Period of Judges Summarized

It seems that Israel’s moral decline has so affected the people that even honest attempts at goodness are blemished. Even in the sincere efforts made to forgive and restore the Benjamites, there is an indication that the Israelites have exercised extremely questionable moral judgment as far as their methods were concerned. This entire period of the Canaan conflict is a sad testimony to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God and man. From a pinnacle of adherence to law under Moses (as imperfect as their obedience was, even then), the nation of Israel has sunk to a low ebb in which moral authority is no higher than self-will. The inspired record sums it up with a disapppointing epitaph.

(Ca. 1380–1043 B.C.)

# 士师记(JDG)
[21:25] 那时以色列中没有王,各人任意而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